富比世专访(全文)马国台办台湾前途论 台湾不能接受 大陆需做

2020-01-14  阅读 239 次

富比世专访(全文)马国台办台湾前途论 台湾不能接受 大陆需做来源:富比世网站 富比世专访(全文)马国台办台湾前途论 台湾不能接受 大陆需做来源:富比世网站阎光涛/报导
   总统马英九19日接受「富比世」杂誌专访时指出,大陆国台办的台湾前途由全中国人民决定的说法,在台湾引起很大反对,大陆陈述他们的一贯立场,但他们不了解,「对台湾这是不能接受的」。
   马总统说,儘管大陆下了很多功夫研究台湾,甚至经常派员到台湾,「但他们依然…需要做更多功课」。
    马总统19日接受美国《富比士》杂誌专访,针对《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台湾金融服务业发展、贸易自由化政策、东亚情势及台美关係等议题回应媒体提问。专访内容全文如下:
   问:台湾推动贸易自由化,因此有许多的企业到台湾寻找商机及工作机会,近期外界关注的服贸协议为何会让民众反对?
  总统:关于今年3月学运的服贸争议,主要原因是服贸在签订与审查过程不透明,而且不符合程序正义;第二,对于与中国大陆打交道有许多疑虑,所以主张要求将服贸协议退回,这是3月学运最直接的原因。
  但是这2个理由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我们于去年6月21日签订服贸协议之前,经济部就已与46种服务业的公会、协会代表进行110次谘商,一共有264人参加,因此它不是黑箱,同时,经济部与陆委会有3次向立法院提出正式专案报告;签订之后,送至立法院后举行20次公听会,经济部也在民间举办144场座谈会、共7千9百多人参加,等到3月开始审查服贸协议的时候,该协议所经历的过程可说是我国宪政史上最开放、最透明的,其中在立法院所召开的公听会,有时一召开都花费一整天的时间,但学生们认为,这过程仍不够透明,所以他们一直说这是黑箱,但这说法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在立法院委员会审查的时候,若是民进党委员主持会议,他就不让国民党的委员说话,当轮到国民党委员主持会议时,民进党委员就霸占主席台,不让国民党的主席主持会议,所以在委员会上是一团乱。因此国民党的主席就宣布在委员会的阶段结束,将它送到院会去,这个动作就被解读为我们要把它通过,实际上还没有通过,因为还没有离开立法院,但外界已经误会国民党是靠这个方式来强行过关,这是造成学生们误解,然后採取激烈地霸占立法院行动的主要原因。
  当学生占领立法院后,他们的第一个诉求是「逐条审议、逐条表决」服贸协议,这本来就是国民党与民进党的共识,所以国民党立刻表示同意,然后,学生另外又提出要订定《两岸协议监督条例》来监督两岸协议的过程,而这点国民党也同意了,不过他们说要先订监督条例再审服贸协议,这点国民党没有同意,国民党认为可以同时进行,但到现在为止,行政院于4月将《两岸协议监督条例》草案送至立法院,2个月来民进党还是一样,用霸占主席台的方式,不让协议监督条例来进行逐条审查,这是我们现在遇到最大的问题。而民进党到现在霸占主席台已43次,这是一个历史纪录,所以我们的民主不是在于我们不愿意沟通,而是少数人当他们认为无法获得立法院支持时,他们就採取这种霸占主席台的方式瘫痪国会,使得许多重要法案无法进行,这是我们民主目前遇到最大的挑战。
  问:服贸协议与政府整体的经济政策有何关连?所扮演的角色为何?
  总统:在我们上任前,亚洲其它的主要贸易伙伴已开始纷纷缔结自由贸易协定,台湾可以说已在落后的状态,所以我上任后,就儘快与我们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大陆签订《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时间是2010年6月。签订后,因为它是「早收清单」,只占全数货品的6%与少部分服务业,目前这6%的货品已全部免税,但ECFA是「架构协议」,它涵盖「服务贸易」、「货品贸易」与「争端解决」等项目,所以这次的「服贸协议」是ECFA的延伸,也是其中一部分,另一部分的「货贸协议」,我们也正与中国大陆谈判,因为那需要较久的时间,项目约有7、8千项。服贸协议之所以重要,因为它本身就是ECFA的一部分。
  其次,台湾的服务业发展得很快,目前占总体GDP的70%,但服务业外销的量非常少,不但输给新加坡与香港等以服务贸易为主的经济体,也输给韩国与日本,因此我们很希望扩大服务业,与中国大陆签订服贸协议后,根据中华经济研究院的评估,台湾对中国大陆服务业的出口可增加37%,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所以它可以帮助服务贸易的成长,这是第一个最大的优点。
  此外,为增加与其它国家签订经济合作协议,我们希望一方面签订双边协议,另方面进行多边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以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因此我们必须展现贸易自由化的决心,而签订服贸协议也是展现决心的一部分。
  问:您为什幺认为台湾的服务业较香港、新加坡落后呢?
  总统:因为我们过去的服务业主要着重在国内,相对而言出口都是货品,直到最近10几年,大家才注意到我们的服务业也有出口的潜力。
  在过去10年中,台湾的服务业到中国大陆发展,取得相当不错的成绩。例如餐饮业,已在大陆开设2千多家,共有50个品牌。例如洗衣业,在台湾,洗衣业是很小的企业,但有家名为「象王」的洗衣店,在台湾几乎没有人知道,但它到中国大陆10年,现在成为大陆十大连锁加盟店之一,可见台湾的企业精神与营运技巧,对华人市场是有非常大的商机。
  星巴克来台湾后,刺激许多本土咖啡店开始出现。又例如「85度C」在台湾有340家分店,到中国大陆也开了将近400家,这个经验又让它到美国、澳洲与香港发展,所以我认为到中国大陆是让我们的服务业可以「练兵」的一个很好的市场。
此外,服贸协议还能让台湾的电子商务以及游戏软体到大陆去开创市场。以电子商务为例,台湾得到的条件是可至福建参股大陆的公司,而且股份比重可达55%,因此,台湾可拥有控制权及发展自己的品牌,这对台湾的电子商务而言极为重要。
    又,例如线上游戏,台湾能获得的条件是在两个月内完成审批的过程,这对线上游戏而言实为了不起的进步,因为过去台湾在大陆送件之后,有时候长达一年、二年都没有消息,但现在大陆承诺两个月之内完成审批作业,对台湾线上游戏的发展有极大的助益。
  大陆有些地方与台湾相似,刚开始注重货品的发展,现在则非常注意服务业,所以他们订定第12个「五年计画」,希望把目前占经济46%的服务业能提高到55%,甚至更高,因此这个机会对台湾而言也很好。
    总言之,台湾的服务业差不多已发展到饱和的状态,但是如果有大陆市场的支持,还能再进一步的发展,甚至能扩大到东南亚或欧美市场。
  问:请问您是否担心服务业因此都转而到中国大陆发展,而离开台湾呢?
  总统:上述台湾的服务业如果能藉由到大陆发展的机会,而能进一步扩大发展,将来还是能回馈台湾。例如85度C的业者就决定将来要在台湾设立训练中心,能提供好几千个就业机会,之后再把这些人送至海外的公司据点。由此可见,服务业并不是走了以后就离开台湾,实际上还是可以再回馈。
  问:除了在中国大陆寻求获利,如何提升台湾政府所支持的许多金融服务业的效能?
    总统:金融服务业也是台湾很重要的服务业项目之一。基本上,未来可朝五大方向来做:首先,将金融服务业纳入「自由经济示範区」;第二、持续开放市场及法规鬆绑,目前台湾正讨论开放的项目计有26项;第三、将来发展重心会置于亚洲,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估计,亚洲占全球GDP的比例为 36%,至2050年会高达50%,由此可见亚洲的成长将会持续,也相当惊人,因此台湾未来会将亚洲视为一个主要的市场;第四、台湾希望推动金融的进口替代,换言之,原本属于外商的服务,我们希望本国的金融业也能承接,拉回至国内来进行交易,使得台湾金融业能有更大的成长。以往相对而言,金融业较为保守,可是近几年来转为积极地向外拓展,因此政府也积极协助金融业寻求拓展商机的机会。第五、协助金融业掌握网路商机,过去金融业有总行、分行,现在可能以网路行销取代过去传统的方式,所以我们刻正修订电子支付管理的规定,以帮助电子商务的发展。
  综言之,服贸协议虽仅是与中国大陆的协议,但透过该协议,定能促使许多服务业增加更多发展的商机。
  问:台湾金融服务业过去受到政府诸多限制,相形之下较为保守、不敢承受风险,成长亦较缓慢,请问贵国政府是否考虑开放中国大陆资金来投资台湾金融服务业,会产生何种风险?另,贵国政府对待官股银行的政策是否会有改变? 
    总统:我认为这是过去若干年来政府準备要改革的项目,我们除鼓励官股银行合併,也减少法规限制,让国内银行能够更具竞争力。
  在这个领域,财经界与国会确实有不同意见,但政府大方向仍朝「开放」前进,因为台湾现在要竞争的,不是国内银行,也须与外国银行竞争,最近他们常说要打「亚洲盃」,也就是说,要在亚洲金融界开创一片天,这对我国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过去台湾在这方面不是非常开放,因此政府目前将金融服务业纳入「自由经济示範区」即是如此。
    在示範区内,法规鬆绑及市场开放的程度可比过去更大,因为它等于是一个「实验区」、「示範区」,做得好的话,可再推广至全国。因此,示範区对我国而言,是一个新纪元的开始,不仅是金融服务,还包括国际健康及农业加值。
    换句话说,台湾想要真正自由化,不可能一步到位,我们希望逐步进行,先从「示範区」开始,再逐步扩大,如此方能让我们走得更稳与更成功。
  目前金融服务业共有26个项目準备开放,实际上,至今年4月底止,已开放项目对本国银行而言,盈余已增加21%,其中涉及国际金融部分,盈余甚至成长56%,数据相当可观。
    问:请问贵国政府是否考虑改变官股银行的持股方式,譬如开放个人及外资银行投资或中国大陆银行持有台湾官股银行股份等?
  总统:财政部在这个议题上仍有一些考量,目前尚未成熟,实际上,将官股固然是市场开放及法规鬆绑中的一项,但更重要的是,其它过去无法承作的项目,如果能够作的话,就会逐渐有成果,这也是财政部目前改革及思考的项目。我知道他们都不断地在检讨,这些领域过去也有很多人建议。
  我们希望未来三到五年内,财政部与金管会能透过整併,打造出3到5家亚洲区域性金融机构,这也是我们的目标。
    问:请问您如果服贸协议无法通过将如何处理?
  总统:事实上,刚开始多数民调显示,民众对服贸协议反对大于支持,但在经过一段时间后,情况有所改变,现在支持人数已经相当、甚至超过反对人数,因为讨论越多,大家越发现它并非毒蛇猛兽。
    例如原来反对者不断强调,服贸协议将引进大量大陆劳工,进而影响我国劳工就业机会,然而经说明后,民众了解我们并未开放大陆劳工,来台大陆员工以管理阶层的干部居多。在我们对大陆开放的64个项目中,其中有27项至今已开放2到5年,至今年年初为止,共有495家企业,仅带来264个大陆干部,也就是说一家还不到两人,但是他们雇用9,624位台湾劳工,亦即大陆一个干部或眷属来台,就替台湾创造36个工作机会。
  问:回顾以往,您是否认为在处理服贸协议争议的过程可採取不同的作法呢?
  总统: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次服贸协议之所以遭遇挑战,来自许多人对中国大陆抱持的疑惑及恐惧,这种心理状态会使许多原本没问题的东西,被说成很可怕。
  未来在类似协议中,我们推动时一定要更提早、更广泛且更小心地向民众说明,同时我们还需对中国大陆建立起一种健康平衡的心态,不能任何事情碰到中国大陆就联想到「可怕」与「恶毒」,因为中国大陆与台湾仅相隔180公里的台湾海峡,我们不可能忽视他们的存在。即便中国大陆对我们的军事部署没有改变,我们也不可能因此而不跟对方打交道,在过去许多年中,跟大陆无论在贸易或投资成长最快速的时候,其实是民进党执政时期。
  可能您不知道,在民进党执政八年间,我们对大陆的贸易成长了2.8倍,投资成长了3.8倍, 2000年台湾对大陆出口占总出口24%,到2008年成长到40%。2008年换我们执政,到现在6年过去,从40%降低为39%。换言之,在我们执政时,对大陆出口不但没有增加,反而降低,因为我们增加对别的地区,出口,我们知道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所以我们也把鸡蛋放在别的篮子,慢慢的分开,在我们执政时期,反而实行更平衡的政策,换言之,我们对大陆贸易的绝对值在增加,但是比例在减少。
  问:在台湾服贸协议卡关,请问您认为中国大陆该如何协助台湾通过服贸协议呢?
  总统:实际上,现在国内对服贸协议的忧虑,该协议本身就有解决机制。譬如第8条就是有关「紧急磋商」,对产生负面影响的项目,双方可以进行紧急磋商,採取紧急行动。第11条规定「例外条款」,有关国家安全议题,可依据该条款解决;第23条有关「修正条款」,这是服贸协议本身就有的机制。我们针对大陆到台湾投资也有一套管理机制。过去几年我们严格把关,已经开放批发及零售业,但没有开放出版业。
    问:日前大陆国台办发言人指称台湾未来必须由13亿中国人民共同决定,这对于两岸互动并没有帮助,您认为可以怎幺做,让双方关係进一步发展呢?
  总统:你刚刚举的例子很好,国台办发言人在提到台湾前途问题的发言引起国内非常大的反弹,我认为这类议题是高度敏感,但他们似乎并不了解,国台办发言人把中共传统的立场说出来,却不了解这对台湾是无法接受的。因此,儘管大陆花了很多人力、物力研究台湾,许多机构也经常派人来台,但对这些议题还需要有更多了解,如何处理才能让大家觉得中国大陆对台湾不是一个威胁。这并不是做不到的,我想他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功课。
  问:请问您要如何让服贸协议迈向下一个阶段呢?
  总统:目前立法院正在召开临时会,我们最优先的工作就是完成《自由经济示範区特别条例》的审查,让我们能赶快把现在不能做的,透过这个法律的修正变成能做的,以吸引外资及国内投资,让示範区建立起来,开始上路。有一些不需要修正法律的已经上路,其他需要修正法律的就必须等立法院。
  另外,《两岸协议监督条例》是要让大家放心我们将来与大陆签署任何协议都会透过监督条例的运作,但是有一些在野党及学生提出的条文,例如把过去所签订的协议全数重新审查,恐怕就会有问题,将来还会在立法院讨论。接下来就是服贸协议,经过这幺多次的讨论、辩论、甚至抗争及占据立法院,让大家充分理解服贸协议对台湾的好处,包括美国、新加坡及其他国家都觉得很奇怪,台湾为什幺不愿意签,但国内的反对者总认为服贸协议会影响到我们的经济、就业及国家安全,而其中有很多都是误解,我想慢慢地把这部分说清楚,也许时间稍微久一点,大家可以了解以后再接受,从这段时间的民意反应,也可以证明民众已经比过去更为了解。
    问:最近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安全会议》对东亚情势表示关切,请问台湾的立场与态度?
  总统:东亚情势在过去一段时间的确给人紧张逐渐升高的印象,但基本上我认为不论是在东亚或南亚,发生正面冲突的机会都不会很大。因为亚洲到目前为止是世界经济成长的引擎,每一个国家都希望透过经济发展来增强国力及人民财富,因此都不会真正走向全面冲突,我想这里的情况和乌克兰或中东是很不一样的。
  问:美国在亚洲提出「再平衡政策」,台湾会扮演何种角色?
  总统:美国在亚洲的「再平衡政策」对许多亚洲国家而言,大致上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这些国家在安全方面相当程度依赖美国,在经济方面也很愿意和大陆交往,因此他们应该希望在美国与大陆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运作得好的话,对这个区域应该是正面的。
  问:TPP目前在美国的发展前景不甚乐观,请问您的看法?
  总统:我们一直很希望参与TPP的第二轮谈判,但是不会因此影响到与成员国的双边谘商或签署经济合作协议,换句话说,多边与双边我们是同时进行。美国因为期中选举的关係, TPP在今年之内可能无法在国会获得授权,但从长远来看,TPP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美国不只是从经济的角度,同时也是从战略的角度看待TPP。
  问:请问台美关係下一步的发展?
  总统:我上任以来恢复与美国高层的互信,这是政府非常关键的政策和目标,双方高层有非常畅通的沟通管道,对相关议题也都能够做到低调与零意外,目前是台美断交以来关係最好的时期,而安全合作使我们能够得到防御性的武器。在经济方面,我们也展开双边投资协定的协商,美国也让我们参加免签证计画,这些进展使得双方关係甚至比断交前还要好,这也是我们的重要目标。我认为高层管道的畅通,让许多议题能够事先谘商、事先解决,尤其在《台湾关係法》立法35周年的此刻,这样的情况是相当不错的。
  问:年底七合一选举选情如何?身为党主席有无信心?
  总统:年底的选举对我们来说当然是很大的挑战,因为这次主要是地方选举,很大的程度是和大环境有关,最近五个多月来,台湾的经济情势确实是在改善,例如失业率已经降到3字头、六年来创造了62万7千个就业机会,行政院主计总处预测今年的经济成长率是2.98%,大部分的国际机构都预测会超过3%。此外,景气已经连续三个月亮绿灯,台湾股市连续五个月来是四小龙里面成长最高的,表现不错,而我们的外销接单、工业成长及採购经理人的指数也都是在上升之中,因此大致而言,经济情况到年底都还会不错。但是任何选举的关键都是在候选人,大环境虽然重要,主要还是视候选人能不能获得选民的支持,我们会全力以赴,充满信心,现在许多地方都还没决定候选人,但我相信他们都有相当竞争力。
  问:服贸协议什幺时候会通过?立法院临时会会通过吗?
  总统:因为现在临时会还在进行当中,如果这次没有结果,要看还有没有举办第二次的临时会,这些目前都不是很确定,但我们都在做最好的準备。这次临时会还要审查考试院和监察院的人事同意权及《自由经济示範区特别条例》,所以服贸协议可能不容易排上议程,要视立法院决议是否召开第二次的临时会,到目前为止还没决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