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真的要做被暴民吗?

2020-01-13  阅读 861 次

孩子,真的要做被暴民吗?

学民思潮成员周庭在在明珠台节目《清心直说》中表示,「我不能作任何保证,因为我控制不了所有参与示威的人,但我只可以说,我认为非暴力比暴力,在争取民主上更为有效。若在一些极端情况,当示威者无法改变整个政策,或改革整个体制,他们去破坏一些政府建筑物,我认为有时他们行动是合理。」她更直言政改方案有机会在六月中交予立法会表决,如方案获得通过,有机会变成第二次「佔领」。

前不久,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陈倩莹已预先张扬「恐吓」称将包围立法会,计划参与人数达10万人,她明言这是为了向议员施压,「此举不只向泛民主派议员施压,也是向建制派议员施压,让投票的议员知道市民的心声。」此间,学联秘书长罗冠聪又公开表示,「若果立法会通过政改方案,学联必有行动,很可能以立法会为目标。闯入立法会并毁坏玻璃门或公物,只要不伤害任何人,都不算是暴力!」这些言论,都令人担心政治人物误人子弟之举是否已毒气攻心?

我们不妨静下来看看:社会上总有一些激进份子,先利用舆论吸引注意,再为暴行编几个理由,添几个抢镜的特色,把传媒的焦点收在掌控之中;有些政客更借此虚张声势,图令希望普选的大多数香港人灭声,然而,这些激进份子的破坏行为,同时捣乱了700万人的正常生活,足以激起香港人的愤怒。

激进份子一再以「二次佔领」威胁否决政改,企图以暴力威胁大乱社会,这是蛮不讲理,无视民意,一意孤行的行为,学生们不妨静下来想想:天天忙于叫骂、製造骚乱、教训大人,是否忘记了作为一个学生的基本本份——珍惜时光,好好学习,明德格物?为什幺要被政客利用,变成失态暴戾的小丑?香港的年轻人难道真想做暴民吗?

还记得佔领时候,那几位知名的泛民领袖,竟然退居二线,任由学生站在前线拉开暴力「佔领」序幕,这是为什幺?是因为「责可旁贷」,有镬学生孭;而学生们属初生之犊,有些更未满18岁,热血的孩子被拘被判,一定可以引起社会同情,量刑从宽,哪管学生是否会因而留有案底,前途被毁。于是,受政客以「英雄感」糖衣包装推波助澜的学生们愈兴奋,躲在背后出招的「民意大佬」就有愈多的棋子,在棋盘上可以无限复活。

因此,作为有知的年轻人,你可以自控,你可以拒绝被煽动,被渲染,保持独立思考。只要,你看清了这场所谓的「反对与否决」争辩,不过是泛民政客在操弄的一盘棋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