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兔登月具战略意义 中国科研仍任重道远

2019-12-25  阅读 239 次

玉兔登月具战略意义 中国科研仍任重道远 图为北京飞控中心大屏幕上显示嫦娥三号着陆器拍摄的「玉兔」号月球车。

中国航空航天科技事业,继北斗、神舟、天宫计划在过去二十年间,先后取得重大成果后,嫦娥号登陆月球,玉兔号探月车探索月球表面,为新的太空探索和科学研究领域,开启了新的篇章。

一方面,说明中国综合国力上升,在政府投入和科研成果回收方面,已然进入完整体系的成熟期。另一方面,中国在全球战略布局和尖端科研领域的角色更见吃重。中、美、欧、俄在相关领域和具体探空项目的紧密合作、激烈竞争的大格局已然形成。

当中牵涉的列强间的合纵连横更见複杂,中国政府、领导人和科研团队的格局观,比起对具体技术的关注与投入,将要来得关键许多。在这方面,美国和苏俄对科学研究长远规划,又取得极佳具体效果的科研史,实在值得中国领导人,以及科研人员,好好参照、学习、反思。

中国是否在某些探空技术和原理上,吸收和应用了美国人、俄罗斯人,在过去数十年间的智慧、知识和经验,并非问题的核心。关键在于对科学未来发展大方向的把握和预视,而相关视野的建立,需要以超越纯粹科学的综合知识体系和社会文化背景为基础。

考虑到这一点,中国长远科技,包括探空和国防科技长远发展的制度基础,仍然相当薄弱。所谓厚积薄发的佼佼者,始终是根基深厚的美国。而俄罗斯随着苏联土崩瓦解,社会主义阵营分崩离析,已不可能重新掌握既有人力、物力、财力资源和地缘优势。同时作为科学研究和军事技术超级大国的苏俄,已经一去不复还了。

欧洲方面,随着金融海啸的远去,我们越发清晰地看到其结构弊端,以及人力资源逐渐枯竭的事实。长远而言,随着虹吸现象的增强,欧洲既有科研人员和培训力量,将一步步向东亚和美国转移。

经过数世纪的全球现代化历程,欧洲终将于环球技术高峰退下来,即使未至于沦为技术低地,亦会在众多领域被亚太国家,尤其是中国赶过。继而经济上的亚太世纪,科技上的亚太世纪亦将来临。智明研究所总监,中大未来城市研究所副主席,从事亚太城乡研究/逢周五刊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