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兰叶遐想

2020-02-19  阅读 716 次

班兰叶遐想

班兰叶尊容。(图:印尼星洲日报)

班兰叶遐想

班兰香叶也可以盆栽,一位广州的印尼归侨在阳台种成功了,但是一到冬天温度低至10多度以下,就要移到较温暖的室内,也听说没有土地栽种的香气浓郁。(图:印尼星洲日报)

班兰叶遐想

班兰(Panda)点心,马来西亚及新加坡人最爱。(图:印尼星洲日报)

班兰叶遐想

泰国人最喜爱的烤班兰香叶鸡。(图:印尼星洲日报)

班兰叶遐想

班兰叶遐想

班兰叶遐想

香兰叶--俗称班丹或班兰,印尼话叫Pandan,它在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名气大得很,假如你有机会接触东南亚朋友,提起班兰,一定会有很多关于它的话题,无形中很快拉近你们的距离,关係变得融洽起来。

外面的人不太清楚,班兰其实分两种,就连我在印尼出生的,也是不太了解。

美点之王小叶班兰

其一是小叶子的,香味较浓郁,专供取其汁液做点心及甜品饮料的,如Celepon(用糯米粉掺点别的澱粉,作成团,里面有棕榈糖丸,上面再撒椰子末)、KueKejongkong(用澱粉及椰子汁做成的布丁)、BuburDawat或Cendol(用澱粉煮熟,小孔金属笊篱挤出,加棕榈糖、稀释椰子汁的饮料)都以它的汁液为主要材料,香喷喷的。

印尼人热爱它的程度难以言表,甚至煮饭也要摘一条班兰,放在米里一起煮,饭好之后香气芬芳,饭也软熟很多。小时候我在家里吃过,几十年后的今天,其感觉仍念念不忘。

大叶班兰的另外用途

还有一种班兰是大叶子的,专拿来包粽子,还有在泰国餐厅的香叶鸡,用它来包,然后油炸,真正吃到嘴里,全然没有香味。

印尼妻舅的家是很像样的洋房,但打开后门一看,仍然保留一片荒地,问他为甚幺不收拾一下,他笑眯眯地地说:“还不是为了那些班兰。”我才发现长着一堆班兰树,要求他给我一点种,带回中国养植,他说:这是大种的叶子大,不如小的香。至此,我才知道原来班兰还分两种。

妻舅还说:这里的班兰,供应很多左邻右舍,很多人过来要,也是维持邻里关係的媒介。原来班兰还有那幺大的凝聚力,也是华人在外谋生团结互助的像征。

班兰是一种非常粗生的兰叶植物,种在水沟边就很茂盛。我小时家后面有猪圈,在其后面的水沟边,由于得到每天洗猪圈流出来的猪粪,现在叫有机肥料,所以班兰不断繁殖衍生,密麻麻的一大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惜今年回去专门到老家去看看,后面猪圈已经渺无蹤迹,当然找不到班兰,失望之意溢于言表。

东南亚人与班兰打交道,也有几百年以上吧?但近期研究结果,才知道可治疗忧郁症,因为其汁液是绿色有机物,充满抗氧化成份,有消暑、清凉去火,安神、镇定及舒筋活络的功效,德国人还研究它,用以提炼做保健品。

菲律宾的巴拉望岛有个极小的珊瑚礁岛,名为班丹岛(PandanIsland),东马来西亚的沙劳越也有个班丹岛(PulauPandan),可见Pandan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甚高。

而印尼以它取名的更多,好像廖内省的首府丹绒班丹(TanjungPandan)等。

事实上,新加坡一个很成功的糕点店,也取名Pandan。东南亚人来中国做生意还念念不忘班兰,几天前路过广州环市东路,在广东工学院的后门对面,就有一家印尼人开的餐厅,也叫印尼Pandan餐厅,峇厘风格布置,非常有特点,食物正宗,而且食客都是有文化的白领,晚上还有不少老外呢。

我路过看见班兰的招牌名称,就禁不住进去光顾,并提出要班兰做的点心,答复是:“你真是内行!但因为买不到材料,无法满足您的要求,很对不起。”(这家后来还在环市东路的花园酒店开了一家分店,后来这两家都结束营业了,改在烈士陵园附近的中华广场开业。)这时,突然我想起,好像印尼华侨集中的海南兴隆华侨农场(在万宁县,现在是旅游胜地),曾经有人种过,也是回国时从印尼带回来的,假如哪个有心人去开发它,然后供应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澳门越开越多的东南亚餐厅,再开发健康饮料,岂不妙哉?

据说,印尼至今还没开发成功,以印尼的技术完全可以做到。海南椰树牌椰子汁,也不是掌握保鲜技术,佔了先机成为全国畅销饮料,还进去人民大会堂宴会厅。而原产地的东南亚,因为科研技术不行,至今还望洋兴叹。

班兰那幺大的产业,如果能够像椰子汁成功开发,在目前健康饮料风行的年代,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市场,一定前景无限。

更进一步想:很多华侨,自延安时代、抗战、解放战争直至和平建设时期,抛弃海外舒适的生活及家业,络绎不绝地回到祖国,付出自己的青春甚至生命。

他们含辛茹苦却荣辱不惊,无论受到甚幺挫折留难,但对祖国始终不弃不离。

他们这批老海归,不是茂盛地生长在祖国这个大花园,默默无闻但香馨可人的班兰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