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会无良 政府无能为力

2019-12-25  阅读 947 次

格力犬事件终于发展到了所有人最不愿意见到的状况,本月20日赛狗专营合同到期后,500多只格力犬成为狗会遗留的「资产」,533只格力犬在这狗场回归的历史一刻,成为被迫下岗而无家可归的「历史遗产」,全澳市民对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心痛亦不能接受。如同政府早前所说,格力犬问题不会因为狗场回收而终结,狗会与政府当局仍然在持续角力,可以预见未来仍会产生一系列的法律争拗,一场烂戏连台,陪伴澳门人80多年的狗场,只能如此尴尬难堪的退场。

严格来说,狗会目前的做法,还不能称为「弃养」,因为根据《动物保护法》第五条的规定,发现未受饲主控制或看管的动物后,民政总署须要求饲主在七日内领回,若超过七日,才能称为「弃养」,而狗会声称依据《动保法》第17条规定,「若动物所有人未能饲养或无法将动物转移他人,可将有关动物交给民署,但须缴交定额的膳食及住宿费用」,民署虽表明绝不接受,但条文摆在眼前,双方各执一词。

《动保法》设立的初衷,是要建立动物保护的制度防线,除了令饲养者负起责任,若真有动物流落街头,仍能由政府守住最后一道防线。但格力犬的情况与别不同,赛狗赌博本就违反动物保护的精神,然而狗场的存在有历史的原因,狗会与政府签订的尅合同,则意谓着赛狗活动的特殊存在。但当尅合同结束,要用规範一般情况的《动保法》,来规範格力犬的去留,则显然力有未逮,因为政府即使祭出最严厉的处分,也难以同时处理数百只弃养犬只的问题。因此逸园与政府之间的协商,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大希望。逸园或政府究竟提出甚幺样的要求,究竟谈了甚幺,双方均未曾公开细节。如今的结果,与逸园早前提出的延长120日狗场土地使用的方案,没有太大的差别,逸园依旧「以狗佔地,花钱了事」,对谁都没有好处。

我们总是见到政府不断强调责任在业者身上,无论是格力犬问题还是「海一居」问题皆然。

市民固然对无良的业者深恶痛绝,却也要感叹我们的政府为何总是「无能为力」?为何政府在明知必定会收回「海一居」地盘情况下,仍让不知情的市民继续购买?继续收税?在格力犬问题上,赛狗尅合同2016年刚刚续期,为何政府明知届时不会批准合同续期,却又未在续期合同中规範格力犬的去留问题?

无论是新《土地法》还是《动保法》,澳门市民已经见识到许多立法工作未能有效解决问题,逸园赛狗公司执行董事梁安琪还身兼立法会议员,广大市民也不禁要问,当我们让这幺多各界别人士进入立法会时,他们是否真的能为公共利益发声呢?当利益团体长期以来一直在立法会有一席之地,究竟是反映了意见的多元?还是任由他们搓汤圆?

狗会无良 政府无能为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