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环球时报社评中国大陆家庭财富保值是否面临风险

2019-12-09  阅读 304 次

大陆环球时报26日社评--中国大陆家庭财富保值是否面临风险,全文如下:

 近一段时间一线城市房价暴涨,上海25日推出更为严厉的购房新政,以期控制房价。去年全年,深圳以约50%的幅度领跑全球大城市房价上涨。在如今中国的大城市,面对房价高企,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想买房的气愤于攒钱追不上房价上蹿,而有一套房以上、近期无购房计画的人家则沾沾自喜于财富的增加,享受自己好像也成了有钱人的满足感。

 房子把中国大中城市的很多家庭带入中产阶层,城市大多数人都是无产阶级的时代结束了。除了房子,不少家庭涉足股票市场,还有越来越多的人关心汇率,建立起仍有些朦胧的评估自己财产的视野和座标。

 中国多数城市家庭仍在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与此同时,他们的财产开始在比自己城市大得多的环境中沉浮。由于中国地域广大,人们活动和流动的距离越来越远,财产差距的地域烙印已经突出出来。

 全球化又让我们感受了额外的一套财富魔术,好像是突然间,我们变得比很多以前受我们仰视国家里的家庭还有钱了,但人民币的贬值压力又让我们担心刚获得不久的财富打折扣。我们未来的出国游计画,孩子的留学计画还能继续吗? 

 中国的中产阶层实际已经成为全球产品和服务的消费者,我们很快习惯了眼前的一切,也习惯了对未来乐观的预期。无论多少,我们有存款;无论大小,我们有房子。拥有这些财富的感觉很大程度上成为我们人格自信的基础。 

 然而我们的财富稳固吗,它们缩水或者遭遇重大变故的风险大吗?这些问题或多或少会对城市中产家庭形成困扰。 

 风险显然存在,在世界任何地方,财富的保值增值都有不确定性。通常说来,那些风险来自以下方面。

 一是财富所在国家和地域的经济发展在全球或全国发展竞赛中陷入弱势,导致一些发展的关键要素从所在国家和地域流出或被稀释,进而造成资产的相对缩水。比如欧洲有很多自然和社会面貌姣好的城市,但就是发展长期停滞,结果是那里的房价相比于蓬勃发展、但有些髒乱的亚洲城市还要低。这有利于新移民,对拥有房产的城市老居民则是损失。 

 中国是统一大市场,但发展不平衡,一线城市吸引了诸多优质资源,这个过程不能简单看成行政意志造成的,实际上市场的配置扮演了越来越多的决定性角色。现在要让资源均等化,反而要依靠行政的强力驱动。 

 二是国家是否会出现重大政治变故,一旦国家走向政治动荡,首先意味着各种财富的大缩水,股市房市都很可能崩盘。革命的深层含义是资产的重新洗牌,原有的财产秩序可以公开摧毁,也可以用金融杠杆造成事实上的洗劫。一些失败国家的货币体系崩溃,人们的储蓄几乎集体归零,房价的世界可比价格随之一落千丈。 

 在这两个全域性风险之外,还有一个更加经济学意义上的风险,那就是资产泡沫的问题。股市的泡沫中国人已经很熟悉了,房市的泡沫至今还有争论,它在有些地方已经确定无疑,但在一线主要城市似隐似现。从世界範围看,很多城市经历过房市泡沫的破裂,但遭过房市崩溃打击的不算多。如果我们的房子经常小幅度涨涨跌跌,很可能是将大地震分散缓释的排除。 

 财富不完全等于过日子的品质,但它与人生的自由度和迴旋安全有关。这些年世界财富的分配有些向中国倾斜,中国政府今后的一大任务恐怕是保持住之前取得的这一成果。缩小国内的不同地域差距亦很重要,要防止中国内部出现世界级财富聚集区与不发达社会的鸿沟。

上一篇:
下一篇: